所有拍品断代仅代表个人判断,并不代表盛世收藏网同意或支持此观点。x

超大朱砂拓片【昼锦堂】,欧阳修的文,董其昌的字,为董其昌留给后人最大的一幅传世杰作。欧阳修撰文

超大朱砂拓片【昼锦堂】,欧阳修的文,董其昌的字,为董其昌留给后人最大的一幅传世杰作。欧阳修撰文

货    号:P00685488

当前价:¥0 (高于保留价 ) ?

起拍价 ¥800, 一口价 ¥80000, 加价阶梯 ¥10

出品人: 文玩老李(信誉:603点 已通过身份证认证132232************ 已认证手机139****0139 给出品人发站内信

流拍

10

登录后才可以出价。
您可以:点击这里登录注册新用户

最新十次出价 【查看全部】

尚无人对此藏品出价

拍品详情

拍品年代

现当代--20世纪80年代至今

拍品描述

朱砂拓片【昼锦堂】,高约300cm,宽170cm,超大拓片【书锦】,欧阳修的文,董其昌的字,为董其昌留给后人最大的一幅传世杰作。欧阳修撰文

原文:
仕宦而至将相,富贵而归故乡。此人情之所荣,而今昔之所同也。   盖士方穷时,困厄闾里,庸人孺子,皆得易而侮之。若季子不礼于其嫂,买臣见弃于其妻。一旦高车驷马,旗旄导前,而骑卒拥后,夹道之人,相与骈肩累迹,瞻望咨嗟;而所谓庸夫愚妇者,奔走骇汗,羞愧俯伏,以自悔罪于车尘马足之间。此一介之士,得志于当时,而意气之盛,昔人比之衣锦之荣者也。   惟大丞相魏国公则不然:公,相人也,世有令德,为时名卿。自公少时,已擢高科,登显仕。海内之士,闻下风而望余光者,盖亦有年矣。所谓将相而富贵,皆公所宜素有;非如穷厄之人,侥幸得志于一时,出于庸夫愚妇之不意,以惊骇而夸耀之也。然则高牙大纛,不足为公荣;桓圭衮冕,不足为公贵。惟德被生民,而功施社稷,勒之金石,播之声诗,以耀后世而垂无穷,此公之志,而士亦以此望于公也。岂止夸一时而荣一乡哉!   公在至和中,尝以武康之节,来治于相,乃作「昼锦」之堂于后圃。既又刻诗于石,以遗相人。其言以快恩仇、矜名誉为可薄,盖不以昔人所夸者为荣,而以为戒。于此见公之视富贵为何如,而其志岂易量哉!故能出入将相,勤劳王家,而夷险一节。至于临大事,决大议,垂绅正笏,不动声色,而措天下于泰山之安:可谓社稷之臣矣!其丰功盛烈,所以铭彝鼎而被弦歌者,乃邦家之光,非闾里之荣也。   余虽不获登公之堂,幸尝窃诵公之诗,乐公之志有成,而喜为天下道也。于是乎书。   尚书吏部侍郎、参知政事欧阳修记。
清代中期,山西襄汾南高大财主刘家的少爷要与师庄大财主尉家的姑娘成亲。尉家住在古晋城内,因得了战国晋侯的财富发了家,有良田千亩,商号百余家。据说尉家的姑娘出嫁时一步一个金砖。尉家富有不说,而且文风极盛。尉溥、尉涵不但仕途亨通,而且喜好舞文弄墨,广交天下文人墨客,相传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就是尉家的好友。郑板桥给尉家留下了不少墨宝,其中一方郑板桥亲笔书丹的行书石刻最为珍贵。金石镌刻“布衣暖,菜根香,诗书滋味长”11个大字,书风自由随意,笔画工丽遒劲,刻工细腻考究,造型精巧秀丽,十分气派。为了能给姑娘找一个门当户对、志趣相投的人家,尉家让媒人回话刘家,“本家有一石价值百万,要陪嫁给女儿,如刘家有相配金石,才是天定良缘”。刘家差人仔细打探,方知尉家要给姑娘陪嫁的金石,是清代大书法家郑板桥的真迹刻石。为了能与尉家有相配金石,刘家不惜输财佐力,立即派人北上京城,南下苏杭,终于觅得明代署名书画家董其昌的行书真迹《昼锦堂记》。董其昌(1555—1636年)字玄宰,号思白,香光居士,谥文敏。华亭(今上海松江县)人,官至南京礼部尚书,明末著名书画家,以书法名重海内外。找回真迹后,刘家即请人勒石镌刻,建亭竖